赤井秀一心头好

关于某某班里那对已经毕业的学霸情侣

  *因为是路人/小乔第一视角,两人并没有太多互动,后续有第三视角写两人恋爱到确定关系全过程x

  *大概走清水温馨路线…?HE

  *正文在03,这是前传

  *「」里面是现在乔说的话

  ——

  01

  第一次听说起他们,是在我入学第二年冬的星期一下午,第二堂数学课开始的时候。

  教室本身不大,又因为天冷关着门窗,百来号人密密麻麻坐在那里呼吸着旁边人呼吸过的空气的感觉实在不怎样。老师为避免课程枯燥给我们带来的困倦感,特意花了约莫半节课的时间来讲故事。

  那是发生在他所带过班级的一件真事,篇幅不大,也就用一些记忆碎片以及零零散散的语句拼凑起来的。听了大概以后我所能从中知道的信息大概也就只有他们的性别,辉煌得令校长为之骄傲的成绩,和曾经是同桌同宿舍的关系。

  老师说,他并不是反对恋爱,年纪大了,年轻人那些事他也管不了。只是在自己能接受的范围内,两人都起码应该去找一个漂亮可爱的女孩子。毕竟他们本身都这么优秀,身边怎么会没有女孩子勇敢示好呢。

  “他们应该有正确的取向。”

  这句话老师重复了五遍。

  我在心里默默念着,偏头瞧了眼旁边窃窃私语的同学,然后抬目望向窗外。

  天很蓝,万里无云。

  究竟什么是正确的取向,什么又是错误的取向。感情并不一定只产生在异性之间,男性也好,女性也罢,两颗心因为吸引而靠在一起,那就够了。

  是啊,那就够了。

  从此我的取向便是你。

  后来再仔细想想,老师会有这样的看法也并不奇怪。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两个男生谈恋爱的。

  放过学之后,我果然还是压不住怦怦的好奇心,拎着包就去找了隔壁教室大我一届的乔婉学姐。

  透过门上带有污渍的玻璃,我隐约望见了里面坐着的那抹粉色身影。

  现在时间下午三点过半,距离学姐下课还有一段时间。我放下包,斜斜靠着贴有白色瓷砖的墙壁安静呆了会儿。

  直到下课铃响,任课老师夹着课本走出教室,我才扯了个微笑迎上去。

  “乔婉姐。”

  她回头愣愣,然后又冲我不好意思的笑。我看见阳光落在她梅粉的眸子里,像是一片波光粼粼的樱花海。

  “抱歉,我还有个会要开,结束了我给你打电话吧。”

  我点头,然后逆着人流,右拐下楼。

  02

  当乔婉的号码随着响起的《致爱丽丝》铃声出现在屏幕上时,大概距我们分手已经过去了约半小时。

  “什么事呀?”我刚接起电话还未张嘴,她却先问了。“我猜一定不是有关学习。”

  “嗯。…想跟学姐打听两个人。”我回想着当时姜老师说过的话,有些艰难的开口:“我们学校之前是不是有一对…同性情侣?”

  电话那头突然的安静了下来,我想她大概是没想到我会问这个。

  “嗯,有的。不过已经毕业了,就在上一年。”乔婉的声音有一瞬间像是被抹上了浓重的失落色彩,不过片刻又恢复原样。我甚至以为是耳朵出了问题。“怎么啦?突然问这个。难不成你也——”

  “不,请收起你奇怪的想法。”在对方脑补即将成形之前我打断她,“…只是好奇罢了。”

  “咦——”乔婉刻意拉长了尾音,显得有那么点不是很相信。

  虽然我知道她就是不相信。

  “好吧,那我就给你讲讲他们,你可要竖起耳朵听好了。”

  
  03

  榜一与榜二。

  诸葛亮与周瑜。

  高考成绩出来那天,天气也如今天一般好——是刚下过雨又放晴的周末。鼻间呼吸到的,是充斥着湿润泥土与青草与清凉的风的味道。

  夏天就快过去了。

  老实说,他们的成绩应该是不分上下的,因为彼此都有不擅长的科目。周瑜头疼数学,诸葛亮则是为语文发愁。

  但数学拉分较语文来说要大的多,周瑜便这样吃了亏。

  于是,他垂下挡在眼睛上方的手臂,一声不吭的转身回了家。我知道他心里很难受。

  「那一年,是我结束了用整个青春去暗恋的第一年。」

  「我为什么会喜欢他?因为性格,因为气质,因为他身上有我最爱的少年模样。」

  抬头,眯眼,我看见了排在周瑜名字上方的三个宋体大字。

  ——诸葛亮。

  我记得我曾经见过他,在孙尚香的生日派对上。他当时坐在KTV包厢的沙发角落,戴了一副没有度数的平光镜,手中把玩着随蛋糕附赠的塑料小叉。

  嘴角总是向上扬起一个轻微弧度,很游刃有余的样子。

  正因为这个笑容,所以当我周瑜踏进他班里前门的时候,一眼便瞧见了坐在传说中主角位置上,撑着脑袋似乎在对谁笑的他。

  是谁呢?

  尽管我心里已经有了一个不愿承认的答案。

  他们就是那样相遇的。

  在秋天即将到来之际,一位少年与另一位少年的故事,就这样展开了。

  讲到这乔婉停了下来,她用右手食指的第二指节擦去眼角的闪光,轻轻笑着说:“我有点像个天桥底下说书的。”

  04

  W大或许能算是本市最好的大学,即便那是我一直梦寐以求的,但我始终觉得他不应该呆在这里。市外,有更好的远方在等他。

  填志愿时我特意凑过去看了,除了W大以外,周瑜什么也没填。

  我问他:“为什么不选S市的B大?明明那里的专业看起来会更适合你。”

  “看起来适合并不就一定适合。”他盖上笔帽,伸手揉了揉我的头,“更何况,我比较想把感情留在这里。”

  周瑜对J市,对J市的人的感情很复杂,至少我完全理解不来。他在这里度过的春夏秋冬或许要比我多很多——当我第一次遇见他时,他看起来仿佛就是土生土长的J市人。

  05

  我在第三年冬天的末尾如愿踏进了W大的大门。

  诸葛亮和周瑜作为学校里数一数二的优秀学长,就这么被上面派下来负责接待新生了。

  我打开出租车门,只一眼就看见了站在校门口的周瑜。两年没见他变了很多,长发剪了一半,身材拔高不少,却也因此看着比以往更瘦,白色校服套在身上松松垮垮,像是一阵风就能轻松撂倒。

  诸葛亮就站在他身边微微靠前的位置,左手紧紧抓着他的右手,颇有一种天荒地老也不松开的架势。

  ——仔细看似乎还能发现周瑜微微发红的耳尖。

  “我想,那时候应该是诸葛亮表了白,但周瑜没有相信,或者是说还没有完全…接受他。”乔婉咬着室友带回来的煎饼果子,有些口齿不清。待完全咽下后,她继续说:“我记得那天傍晚,不对,是晚自习前,我在3楼东侧楼梯口拦住了抱着书的诸葛亮。”

  他看到我时依旧是笑着的,一副已经知道我拦住他的目的并且不管我接下来问什么他都能给出完美答案的样子。

  “你——”脑子里分类装好的问题在他看我的眼神下瞬间烟消云散,我揪着外套的下摆憋了半天,最终只问了他:“你对周瑜的第一印象是什么。”

  然后我看见他眨了两下眼睛,愣在原地。

  “这个呢——”诸葛亮很快回过神,接着他伸出手指竖在嘴边,歪了歪头笑道:“——他是一位小偷先生。”

  「我想那时候我真应该庆幸自己的语文阅读理解能力并没有那么糟糕。」

  一声小偷先生叫下,从此他将全心全意的去爱他。

  06

  自从我下定决心放弃那段感情,便一直到那个周三为止——正正好两年一个月没有同周瑜说过话。

  虽然我很快发现这并没起到任何作用,反而更让我想起以前跟他在一起时的点点滴滴。明明都是过分平常的小事,却好似被放大了几百倍般以走马灯的形式不断重复在脑中。

  “瑜哥。”我叫住抱着书准备往图书馆去的周瑜,然后在他转身的瞬间我红了眼眶。他还是和以前一样,蹲下身温柔的抚摸着我的头顶,轻轻问我‘是谁欺负你啦?’

  “没有,”我摇头,“没有人会欺负我了。”

  “瑜哥,我想问…你对诸葛亮的第一印象。”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要将周瑜那时的回答记得这么清楚,现在想想才知道,原来我在他们相遇的那一刻就已经输了。」

  周瑜说:“他很聪明,也很神秘,如果交不成朋友的话最起码不要变成敌人。我不愿后者成真,若是可以的话,我倒希望能靠近他,并且亲自揭开那层表皮。”

  「接下来的内容基本就完全是出于命运的安排,两人成为了同桌,成为了室友,成为了搭档,成为了彼此身边唯一的人。」
  

  07

  「两人确定关系是在大学毕业典礼结束后三天的同学聚会上,明明跟我没有任何关系,却还是收到了邀请。」

  我推开门的时候,某个游戏似乎正进行到白热化阶段,在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下,大家情绪都很高涨——独独周瑜和诸葛亮没有。

  他们面对面站在正播放着mv的大屏幕前,在未开灯而有些昏暗的包厢内,光源照亮了他们身体的半边轮廓。

  诸葛亮不知道说了什么——音乐声实在太大了——我只能看见他动了动嘴,接着张开双臂。再接着,周瑜微笑着抱了上去。

  「后来孙尚香告诉我,那是瑜哥要求的。因为第二天他就要收拾行李和诸葛亮一起离开J市了。」

  他们就这样确认关系了。

  「他们有很多可以去的地方,国内,还有国外。只要他们愿意,丹麦,瑞典,德国,冰岛都可以去。」

  我坐在第一次见到诸葛亮时他坐的位置,扬起一个自认为最棒的笑容。

  “要幸福啊。”

  要幸福啊,我的少年。

  「因为在那里,他们可以安稳度过余生。」

上了一节数学课我好像突然有了灵感!(。)
晚自习准备把它写出来呜呜
是亮瑜!